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整体医学 > 肿瘤癌症 > 正文

狙击“癌症之王” 这种创新疗法走了一条不同的路

来源:中检健康 编辑:中检健康 时间:2019-10-28
 

如果说,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“我在你身边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”,那么,诺贝尔奖史上最令人遗憾的事情或许是:奖来了,而你却在三天前离开了!众所周知,诺贝尔奖通常不会授予已经去世的科学家,但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拉尔夫·斯坦曼(Ralph Steinman)却打破了这个规定——2011年9月30日,就在接到获奖电话的三天前,他因罹患胰腺癌离世,他走得如此安静,以至于除了身边的极少数人,几乎无人知晓一代免疫学大师已经与世长辞,其中也包括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。

胰腺癌被冠以“癌症之王”之恶名,不管你是社会名流还是普通老百姓,一旦不幸落入它的手中,悲惨的结局似乎便已命中注定。尽管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已让很多癌症失去了昔日的威风,但胰腺癌却如隐匿于黑暗中的嗜血幽灵,行迹不定却又凶狠凌厉,令人闻风丧胆。

如何从胰腺癌手中争取更多的生机?总部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临床肿瘤公司Halozyme提出了一个创新性解决方案——以改变肿瘤微环境对抗胰腺癌。在今天的这篇文章里,药明康德内容团队邀请到了Halozyme公司研发高级副总裁Alison Armour博士,请她为我们揭开这种创新疗法的神秘面纱。

隐匿的“杀手”

胰腺,一个看上去“很不起眼”的器官,长得小巧,还“藏”得很深,与其相关的疾病,千百年来也往往被人们所忽视。胰腺癌起病隐匿,早期症状不典型,但进展迅速。“胰腺癌的早期筛查非常具有挑战性,可靠的生物标志物目前尚未被开发出来。由于胰腺位于腹部深处,常规临床检查很难把胰腺癌给揪出来,同时胰腺癌的症状常表现为非特异性,如恶心、呕吐、体重减轻或疼痛,很容易被误诊。” Armour博士表示。

对于大多数患者而言,在被诊断出罹患胰腺癌时,他们往往已经失去了手术根治的机会,而癌细胞也已转移到身体其他部位;传统的介入、化疗、靶向治疗等治疗手段此时的疗效非常有限。有数据显示,只有20%的胰腺癌患者可以在诊断后活过1年,能活过5年的更是不足5%。令人担忧的是,胰腺癌在全球范围内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,以美国为例,Cancer Research上的一项研究预计,到2030年,胰腺癌在该国癌症死亡率排行榜上或攀升至第二位,仅次于肺癌。

对手如此凶残,为了争取最大的生存希望,人类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冲击。在这场与胰腺癌的生死搏斗中,Halozyme开发出了自己的“秘密武器”——PEGPH20。

解码PEGPH20

回顾胰腺癌药物开发之历程,除了吉西他滨等少数药物,人类取得的进展乏善可陈。“我们必须勇于尝试,”Armour博士说道,“胰腺癌患者在发病时往往已经进入晚期,所以需要找到有效且见效快的药物。”巨大的未竟医疗需求成为推动Halozyme努力探索的动力,经过深入研究,Halozyme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个新领域——肿瘤微环境(TME)。

就像是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环境(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)中,每个肿瘤细胞也生活在自己特定的微环境中。具体而言,肿瘤微环境包括肿瘤内的恶性癌细胞和许多非恶性细胞(如成纤维细胞和免疫细胞)、血管,以及细胞外基质成分——如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(HA)。值得注意的是,癌细胞会利用各种手段“优化”这种微环境,促进恶性细胞生长并产生免疫抑制性。

就胰腺癌的治疗而言,有一个问题让医学界头痛不已:胰腺肿瘤微环境内往往有很高的压力,带来血管受压、血液流动受限、缺氧面积增加等诸多问题,结果阻碍了治疗性干预手段进入肿瘤。“胰腺癌被非常致密的纤维组织所包围,其中仅有约10%的细胞是肿瘤细胞,而这些细胞又被透明质酸包围。透明质酸是一种糖胺聚糖,聚集在肿瘤细胞表面及其周围空间。在免疫细胞向肿瘤的行进中,透明质酸构成了一道屏障,并压迫血管、阻碍化疗的进行。” Armour博士表示。

作为Halozyme开发的主打候选药物之一,PEGPH20靶向的正是透明质酸——它基于一种重组人源透明质酸酶,即rHuPH20酶。Armour博士表示,这种创新疗法可以降解积聚在胰腺肿瘤周围的透明质酸,降低肿瘤压力,使血管更容易输送氧气、化疗药物以及肿瘤区域的免疫细胞。在PEGPH20的帮助下,化疗或免疫治疗制剂穿透胰腺肿瘤的能力大获提升,其恶性生长的势头也得以遏制。

从临床实践来看,PEGPH20的表现没有令人失望。在一项名为“HALO 202”的2期多中心、随机临床研究中,与接受标准化疗(纳布紫杉醇和吉西他滨)的高水平透明质酸(HA-High)胰腺癌患者相比,PEGPH20联合纳布紫杉醇和吉西他滨的治疗方案,在无进展生存期(PFS)上显示出统计意义上的显着改善。

实际上,PEGPH20瞄准的绝不仅仅是胰腺癌,Armour博士表示,Halozyme还在推进有关其他实体瘤的研究,以探索PEGPH20降解积聚透明质酸的能力是否有助于提高各种抗癌疗法的有效性。

结语

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。”在抗击癌症的征途中,尽管历经千难万险,但人类前进的步伐从未停止,而PEGPH20已经展现出了光明的前景。

我们期待Halozyme在开发癌症新疗法方面不断取得突破,为千千万万名癌症患者点燃生命之火。(生物谷Bioon.com)
(声明:本网站部分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)

中检健康 邮箱:postmaster@inshinec.com.cn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INSHINE. 中检健康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urHost

京ICP备18039017号  

Top